中冶天工集团有限公司-腾博游戏官网手机版

腾博游戏官网手机版-腾博游戏官网手机版
我的师父叫“老孟”

来源:党群工作部       作者:张骏驰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1115

我,毕业后于2017年入职中冶天工,并被分配到深圳博物馆老馆维修改造工程,初入社会,在这座充满未来科技的南方都市我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天工人,其中有一位古稀之年的大叔,他喜欢笑,喜欢唱歌,有着不输年轻人的心境和丰富成熟的施工经验,他就是我的师父,孟凡义,同事口中的老孟,年轻人眼里的孟叔。

古稀之年的他,永远保持着短短的寸头,能看到时光的痕迹,黑白夹杂,总是满面和善,待人亲切。像很多施工人员一样,工作后会偶尔喝点小酒,我们一起谈天说地,酒杯相碰,他听我诉说着未来的种种期许,我听他回忆着过往的烟雨浮生,我们未曾经历过彼此的岁月,却又能真切的感受到曾经日子里的心境变迁,就这样一老一少跨越三十多岁的年龄差,成为了一对忘年交的好朋友,口中的孟叔也变成了孟哥。

他作为项目的机电负责人,我作为刚入职的施工员,刚步入项目施工现场的我,专业水平匮乏,施工经验欠缺,最开始只能每天到现场记录不同工种人数,抱着图纸对照着现场建设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,面对多个专业的抉择让我迷茫,随着深圳市场的开拓,我被调至其它项目担任办公室主任,与熟悉的人离别,加上每日忙着项目人员的衣食起居,琐事不断,让我变得更加困惑,总觉得每日没有进步,在浪费时间,便打电话和孟哥说起,他劝我,工作分种类但不分高低,做好手中事就不叫辜负时光。我说,那我拜你为师吧,回去和你学水电,我想学技术,他没答应,只说你再想想。

想法一经形成,便不断在脑海里浮现,一遍遍的催动着我,我鼓起勇气和区域经理沟通,经理欣然同意,于是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项目,在这群熟悉的人之中,多了一位师父,那就是老孟,从此以后,白天跑现场拿着图纸对照已经建成的实物去比较,晚上和师父学工程造价算量,就这样日子一点点前进,师父带着我台风天抢修过电缆,暴雨天抽离过积水,钻过下水道,爬过水暖井,在充满污泥的洗车池里我们扛起水泵前行,在炎热的盛夏我们在屋面的暴晒下检验设备运转情况,他教会了我专业知识,但是我学到的更多的是对待工作的那份责任和担当。我们亦师亦友,工作里他教我知识和态度;生活里,我带他欣赏美景,我们在深圳最高峰俯瞰山云之间高楼耸立,我们在香港的游船上欣赏维多利亚港湾的宁静夜色。我们漫步在深圳的街头,他会和我讲他的过往,离家在外的我们,会在彼此的经历中找寻珍贵的回忆,分享,一起温暖忙碌的时光。

后来我调至天津从事其它岗位,与原来所学渐远,可是与师父的沟通并没有远去,从原来电话里讨论着风机盘管、恒湿恒温空调到如今沟通着生活里的房租水电、结婚新房。我们还是会视频畅聊,聊着彼此缺席的时光,偶尔快递的礼物传递不到师徒的情谊,我会和师父一起规划他和师娘退休后的旅行时光;后来师父的女儿在老家结婚,我也带着摄影设备赶了回去,见到了他的家人们,参加了他的家宴,我看到了师父眼里的骄傲和荣光,我知道,在深圳一起生活的那几年,我们早已成为了彼此的家人。师父带我去看了他曾说过的老厂,老厂旁的马路,师父曾一步步丈量,隔壁的呼兰河水卷起波涛奔涌向前,从不愿等待时光;如今已经荒废的厂房里曾经也有一个刚满十八的小伙子,正拿着图纸对照现场一点点丈量,他也会迷茫,会无助,会对未来充满美好的向往,也许下班后,也会和朋友一起,举着酒杯,一起诉说衷肠。

如同2017年时的我,对着五十多岁的师父说,你好,孟哥,未来,我们定不荒芜这师徒时光。


网站地图